您的位置:汪梁新闻网 >时事> 皇冠打水软件 又一大型券商母基金将成立 首期规模近30亿元

皇冠打水软件 又一大型券商母基金将成立 首期规模近30亿元

核心提示: 又一大型券商母基金将成立 首期规模近30亿元每经记者 李蕾 实习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叶峰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接近华东某大型券商资管业务人士处获悉,该券商即将成立一只大型市场化母基金,首期规模近30亿元人民币,有望成为继国泰君安创新投资在今年7月推出券商市场化母基金后的又一只“发起+管理”式产品。

皇冠打水软件 又一大型券商母基金将成立 首期规模近30亿元

皇冠打水软件,又一大型券商母基金将成立 首期规模近30亿元

每经记者 李蕾    实习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叶峰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接近华东某大型券商资管业务人士处获悉,该券商即将成立一只大型市场化母基金,首期规模近30亿元人民币,有望成为继国泰君安创新投资在今年7月推出券商市场化母基金后的又一只“发起+管理”式产品。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券商突围传统经纪业务束缚的探索已在路上,设立私募子公司,并主动筹集资金跨界参与一级市场股权投资,或成为券商突围的“抓手”之一。

●从管理人向发起人转变

11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接近华东某大型券商资管业务人士处了解到,该券商即将成立一只大型券商市场化母基金,首期规模近30亿元人民币,已到位的资金包括自有资金占25%,财政约占30%,地方国资占15%,还有部分募资计划将在明年持续推进。据透露,目前该基金管理人已经在寻找子基金GP,预计将在今年底或明年初正式推出。

值得关注的是,与依仗自有资金进行私募基金管理不同,市场化母基金更加契合监管对券商直投业务的发展要求。

2016年12月30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证券公司私募基金子公司管理规范》和《证券公司另类投资子公司管理规范》将券商直投明确区分为“私募基金管理”和“自有资金另类投资”,直接吹响了券商直投全面向券商私募子公司转型的号角。

按照规范要求,自有资金在私募基金子公司或其下设管理机构设立的单只私募基金中的投资,不得超过该只基金总额的20%。券商直投被砸掉了“金饭碗”,开始探索市场化道路。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来券商私募资管将更加注重主动向市场募资的能力。因此,由券商私募子公司发起设立市场化母基金,将兼具发起人和管理人的角色,即券商私募子公司不仅要履行管理职责,还要为母基金的设立寻找资金来源,这在当下“募资难”的创投圈内执行起来并非易事。

即便是上述即将成立的母基金,据称筹备时间也长达两年之久。“券商相比其他机构还是有一定的募集资金优势,不然将很难推进。”前述知情人士说。

正因如此,目前由券商私募子公司发起设立市场化母基金数量并不多。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网站的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7月30日,2018年共有44只券商系私募机构产品完成备案,涉及25家券商私募子公司,其中10只为2018年新成立的私募基金。但立足于券商直投业务,兼具“发起人+管理人”角色的市场化母基金数量仍较为鲜见。

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统计,国内首例诞生于2018年7月29日,国泰君安证券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国泰君安创新投资在上海举办母基金启动仪式,成立总规模达到500亿元人民币的市场化股权投资母基金。基金首期募集100亿元,计划将40%投向内部子基金,40%投向外部子基金,20%直接投资。

好在探索的脚步没有停下来,券商私募从管理人到发起人的转变过程中不断尝试着适合自身发展特点的募资方式。

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的调研,证监会最新一期的12家AA级券商中都成立了自己的私募股权投资子公司。包括中金公司、中信证券、华泰证券等公司也已经设立了自己的母基金管理部门,负责开展母基金投资业务。

●券商业务突围优势仍明显

事实上,如果从2007年券商直投业务开展试点算起,券商加码私募股权投资业务的发展历程已经10年有余,但由于传统经纪业务的“舒适区”,多数券商也都是在近几年才开始思变突围。

深圳某中型券商总经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底以来,随着金融市场进入监管“严周期”,叠加二级市场弱交投影响和电商渠道对券商营销的冲击,已经倒逼券商围绕“经纪+资管”双线突围。而作为跨界试水的一级市场股权类投资业务,券商的优势自然也成了其参与直投的助推力量。

据了解,目前券商主要通过三种方式参与股权投资。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水木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唐劲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做了总结,一是联合上市公司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券商本身与上市公司有比较强的天然联系以及项目方的资源优势;二是针对一二级市场联动,发起设立类似于定向增发的专项或者集合类基金;三是券商通过参与或者发起设立直投基金加入到私募股权投资业务中去。

在唐劲草看来,目前国内券商大多具有国资背景,因此从募资的角度而言,丰富的LP资源——各种央企、地方国有企业以及政府引导基金这种出资大方的“金主”,加上券商投行等部门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的上市公司,券商系私募股权母基金资金来源相对丰富。“即便面临着同样的募资环境,券商系母基金投资机构相对普通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募资会更加容易,募资压力相对较小。”唐劲草说。

正如此前成立的国泰君安母基金,LP(有限合伙人)分为基石LP和产业LP两部分。其中,基石LP出资占80%,由国泰君安证券、金融机构、央企和地方国资平台构成;产业LP出资占20%,由五大产业龙头公司、企业机构客户构成。而据前述消息人士透露的券商系母基金资金来源构成中,也有财政的近30%出资和地方国资的15%占比。

除了LP资源优势以外,券商精耕的投行业务所带来的资源整合优势也不容小觑。唐劲草介绍说,作为带有鲜明券商风格的私募,券商私募子公司天然保持着与母公司乃至集团综合金融条线的密切联系。“券商投行可以通过广泛的客户基础帮助筛选推送潜在项目,因此券商母基金在找子基金GP时也有信心直接对接偏后期参与并购或Pro-IPO的PE,因为券商本身就对上市业务比较熟,具备对所接触项目进行整合对接的分析和管理能力,方便实现投资效益的最大化。”唐劲草说。

可见,券商私募子公司仍不失为母基金行业中的一只专业化力量。前述券商总经理坦言,很多中小型券商当下正在全力布局证券行业全牌照,以获取新业务的参与权。“这正是券商加强主动管理能力的务实体现,未来随着股权非标业务的拓展,券商私募基金子公司的业务资源将进一步完善,有望帮助部分券商实现经营上的‘弯道超车’。”

上一篇:故宫10亿文创收入都用哪儿了?遭大学生犀利提问,单霁翔这么回答
下一篇:被裁不冤!全能战士威姆斯豪取20+7+12,莫里斯只能怪命运多舛